赌神国际_维护全球多边贸易体制的中国贡献与行动

时间:2020-01-11 16:43:26 作者:匿名 点击:621

赌神国际_维护全球多边贸易体制的中国贡献与行动

赌神国际,经济全球化走到十字路口,面对全球新态势,是选择对抗,还是选择合作?是“关门筑墙”,还是“敞开大门”?都面临着方向性的选择。中国在诸边、多边、区域和全球各个层面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,成为维护多边贸易体制,促进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举足轻重的重要力量。

智库观点

张茉楠

当前,“逆全球化”潮流涌动,单边主义、保护主义、冷战思维、零和博弈给世界格局稳定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。经济全球化走到十字路口,面对全球新态势,是选择对抗,还是选择合作?是“关门筑墙”,还是“敞开大门”?都面临着方向性的选择。中国在诸边、多边、区域和全球各个层面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,成为维护多边贸易体制,促进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举足轻重的重要力量。

维护多边贸易体制,为全球化发展把握航向

世界从来就不是单极的,国际秩序是一个混合体,不同的政治经济制度、安全架构和文化文明在其间共存。不同的国家看待世界的方式不同,基于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才能有助于世界各国应对21世纪的挑战,避免引发摩擦与冲突。特朗普执政以来,以“美国优先”为首要外交战略原则,摒弃多边贸易协议,通过惩罚性关税加进攻性贸易政策,先后挑起与中国、墨西哥、欧盟以及印度等的争端。不仅加剧了全球紧张局势,导致关税螺旋式上升,也导致了全球价值链遭到破坏,其深度和广度远远超出贸易争端范畴的趋势。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所说,今天的世界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多边主义”。而中国在坚持公平包容,打造平衡普惠发展模式,维护多边体制和推动全球化方面的贡献有目共睹。

(一)坚定支持并维护wto作为全球贸易治理核心平台地位

70年来,作为拥有164个成员的世贸组织(wto),其贸易体量占到全球贸易总量的98%,一直是全球最重要的多边治理平台。wto的非歧视原则、自由贸易原则、透明度原则、公平竞争原则以及鼓励发展和经济改革原则贯穿于wto的各个协定和协议之中,也构成了当今多边贸易体制的基础。然而,当今的wto面临“内外交困”,不仅在应对不断蔓延和发酵的贸易保护主义方面表现“失灵”,而且制度性缺陷也严重阻碍wto功能,已不适应新的国际关系发展。特别是长期以来,发展中国家在wto体制的话语权及规则制定权严重不足。gatt/ wto体制实行“协商一致”和“互惠原则”。由于“四级体制”等制度性设计并未得到有效落实。所谓wto“四极体制”(即由美、欧、日、加四个发达成员构成的体制)长期操纵wto决策,“绿屋谈判”导致广大发展中成员的利益未能得以充分体现。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及其挑战,以中国为代表的广大发展中国家提出坚决维护wto多边贸易体制、反对贸易保护主义、单边主义的主张,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核心价值,以解决当前wto生存面临的危机。从改革重点来看,中国推动wto改革重在倡导“合作共赢”的中国方案。促进wto遵循合作共赢的理念进行改革完善,践行“共商、共建、共享”的基本原则,倡导世界各国根据自身发展阶段、比较优势等因素,共同推动wto朝着高标准的互利共赢规则标准方面演变。特别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竞争力方面存在明显差异,互补性大于竞争性,相关的规则标准应该更多地考虑到这些现实因素,而不是简单地用统一尺度来衡量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,真正实现参与各方共同受益的目标,缓解全球发展不平衡的重大挑战,促使wto成为深化世界各国合作的不断发展完善的多边平台。

(二)积极推动全球价值链包容性发展与开放合作

中国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动力源和稳定锚。自2002年以来,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接近30%,这种势头持续至今,是全球120多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。作为全球最大的中间品贸易大国和全球价值链中的重要一环,近年来,中国积极推动全球价值链包容性发展与深度融合,统筹推进《apec促进全球价值链发展合作战略蓝图》中10个优先领域的工作,为发展中经济体相关能力建设提供有力制度保障。积极履行在2015年底前将apec环境产品清单实施关税降至5%或以下的承诺,中方已按要求完成并提交apec54个环境产品清单的降税实施计划,从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。落实《apec海关监管互认、执法互助、信息互换战略框架》,在转关运输、单一窗口,“经认证的经营者”(aeo)等领域取得积极进展。中国利用g20峰会创新全球经济治理的优先领域和运行机制。中国作为东道主在2016年杭州峰会上首次将贸易与投资议题引入g20议程,达成全球首份《全球投资指导原则》,为营造开放、透明、可持续的全球投资政策环境制定了九项非约束性原则,成为指导成员国制定投资政策的纲领性多边文件,为未来达成多边投资协定或制定全球投资规则迈出了关键性一步。

(三)引领全球多边治理体制谋求更广泛“发展目标”

一直以来中国都将“发展议题”置于全球经济治理的首要位置,强调实现“包容性增长”,为全球多边治理体系确立“发展坐标”。发展导向的全球经济治理新规则不仅包括现有体制下强调的非歧视、市场准入、公平贸易、规制融合、争端解决等原则,更要关注和解决基础设施不完备、市场机制不健全、产业发展不均衡、融资渠道不畅通、收入分配不平均等制约广大发展中成员和最不发达国家的问题。因此,中国引领全球经济治理应特别考虑发展中国家谋求广泛发展目标、实现产业和技术升级、维护公共利益和保留政策空间的诉求,中国积极响应wto“促贸援助”倡议,坚持责权对等原则,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,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加强基础设施建设、加强能力建设、提高生产能力、促进贸易便利化,对35个最不发达国家97%的税目产品给予零关税待遇。中国还出资设立了“最不发达国家及加入wto中国项目”,帮助6个最不发达国家成功加入wto。2017年底,中国向wto“贸易便利化协定基金”捐款,积极帮助发展中成员落实《贸易便利化协定》。

积极履行大国责任,主动扩大全方位对外开放

面对着当今世界愈演愈烈的保护主义、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,中国更加敞开大门,主动扩大全方位开放:对外积极参与多边与双边、区域和诸边谈判、重视服务贸易和投资规则并密切关注新议题;对内则通过实施自贸区战略、统一内外资法律等关键措施进一步深化国内改革,建立与国际新规则接轨的现代市场经济体制,做到国内法治与国际规则间的良性互动。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,中国全面履行加入承诺,确立了以法律和规章为基础、透明和可预测、与世界贸易组织规则高度接轨的对外贸易新体制,按期或提前完成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作出的承诺,并在wt0减让基础上进一步扩大开放。在货物贸易领域,中国的降税承诺全部履行完毕,关税总水平由加入wto时的15.3%降至7.5%。近年来,中国又大幅降低了部分商品的进口关税。在服务贸易领域,加入wto以来,中国不断修改和制定了一系列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法规和规章,服务贸易领域的承诺得到落实,市场准入大幅放宽。入世时,中国承诺开放9大类100个分部门,目前已在不同程度上开放到120多个部门,正稳步扩大金融业开放,深化农业、采矿业、制造业开放,加快研发、电信、空运、教育、医疗、文化等领域开放进程,其开放程度已接近发达成员平均水平。

作为负责任的大国,中国不断顺应国际形势发展需求,以国际高标准、高水平为标杆,努力打造法治化、国际化、便利化,促进以竞争性政策为基础的规则体系建设,促使市场环境体现统一、公平、高效。近年来,中国以《外商投资法》《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(负面清单)》和《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(负面清单)》以及《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》为重点注重制度优化和营商环境持续改善。不仅确立了外资“准入前国民待遇+负面清单”的制度,而且有力提升了政策的透明度与执行的一致性,营造内外资企业一视同仁、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,实现由商品、要素流动型转变为规则、制度开放型,有力地释放了制度开放的红利。

在促进投资便利化进程方面中国作出了积极努力。投资便利化是国际多边经贸治理的前沿性议题,许多国际组织正在就此议题开展讨论,例如:oecd在《投资政策框架2015版》中强调了投资便利化的意义,unctad在2016年达成了《投资便利化全球行动清单》,金砖五国在2017厦门会晤时通过了《金砖国家投资便利化合作纲要》,wto在2017年第十一届部长级会议中也通过了《关于投资便利化的联合部长声明》,而中国通过一系列简政放权,增强透明度管理,以及外资领域的“放管服”改革,推动制度性改革持续深入。

秉承多边主义精神,为全球贡献新型公共产品

中国秉持多边主义精神,积极倡导“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”,以相互依赖、利益交融、休戚与共为依据,以和平发展与合作共赢为支柱,发起并主导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、金砖开发银行、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上合组织银行,为国际社会提供了新型制度性公共产品。为促进世界经济增长,实现共同发展提供了重要方案和创新途径,对于有效解决当今全球经济发展中的增长问题、短板问题、动力问题、不平衡问题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“一带一路”对世界的贡献是全方位、多层次的。6年来,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成果远远超出国际社会预期。从合作层次看,共建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及其核心理念从双边、次区域到纳入联合国、二十国集团、亚太经合组织等重要国际机制成果文件,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合作倡议。截至2019年4月24日,中国已与126个国家和29个国际组织签署了176份共建“一带一路”合作文件;从合作内容看,“一带一路”从铁路、公路、港口、机场等“硬件”建设,升级至政策协调、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措施、资金人员自由流动等“软件”建设;从地理范围看,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正由亚欧大陆沿线国家延伸至非洲、南太、拉美等区域国家;从合作领域看,随着世界经济的结构性调整和新一轮产业革命全面深入展开,“一带一路”正由加工制造、工程机械、能源、农业等传统领域向绿色经济、数字经济、跨境电子商务、金融科技等新经济领域方向发展;从合作方式看,“一带一路”从初始的基础设施合作、国际产能合作、贸易投资合作、金融合作等较为单一的方式向价值链合作、第三方市场合作与能力建设、自贸区网络等多元化、多层次的全新合作模式演变。目前,中国已与25个国家和地区达成了17个自贸协定,涵盖了38%的对外贸易额。2018年,中国签署了中国-新加坡自贸协定升级议定书,结束了中国-毛里求斯自贸谈判,启动了中国-巴拿马、中国-巴勒斯坦自贸谈判和中国-秘鲁自贸升级谈判,加快推动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向高质量阶段迈进。

(作者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所研究员)